腕表王国的三个浪漫世界

author
0 minutes, 7 seconds Read

 梵克雅宝Midnight Tourbillon Jardin italien de la Renaissance
意大利文艺复兴花园手表陀飞轮款式,艺术气息浓郁

法系:浪漫到死

象征物:玫瑰
精神:美丽而高贵,用灵性开启未来,生生不息。

     法国人就算死,也要先给情人最后一吻。法国人内心对浪漫的追求到了可怕的地步,不是玫瑰和烛光晚餐这么浅显,浪漫是在骨子里。高卢人的骄傲和拉丁血统的自由不羁形成了法式的浪漫,一切事都可以富于幻想和充满诗意,自由而充满。法国大是一场自由的龙卷风,从法国开始席卷了欧洲,此后“自由、平等、博爱”传遍世界。拿破仑跨马扬蹄以浪漫主义英雄的姿态征服了世人,即使在征战中他也不忘写狂放炽热的情书。法国文学的浪漫主义如大海般波涛汹涌,激烈不亚于波旁王朝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连在法国画家笔下也成为像《自由引导人民》那样奔放浪漫的事情,美丽的女人高举三色旗,像自由女神一样。法系手表是浪漫主义的,金属做的手表,法系却能让你觉得它飘逸、轻灵,觉得它柔软而有热度。法系的人在用血液和感情制表。幻想,创新,然后将一切美化成诗。法系的手表往往带着浓厚的艺术性,制表人的灵感或来自希腊、罗马的古迹,或来自文艺复兴的杰作,或来自星空、花草、海洋,他们将生活中的一切当做艺术来看待,又把手表本身变成一种艺术品。

 宝玑Marine 系列8818

外形 幻想+诗意

法系手表总是有着奇特的创意,它们的制造者想象丰富,大胆创新。那些造型独特、新颖的手表往往出自法系。自由的血液让法系追求变化和不受拘束。法系的手表色调丰富,它们有多变的色彩组合,制表者敢用鲜艳的颜色表现奔放的感情。他们喜欢精美的装饰,有装饰性的罗马数字,华丽的珠宝和钻石,那些让人感觉张扬、外向、热情的手表往往是法系的。另一方面,法系又是高雅而低调的,即便只用黑白灰和金属色,只是简约的式样,法系依然有唯美的气质。素色也要有诗意,简单也要轻灵,每一个指针、刻度和雕饰纹路,都要在细节上追求美。以宝玑Marine系列8818为例,纯净的表盘用细腻的波纹雕花装饰,有一种高雅脱俗的气质。古典的蓝钢宝玑针,优美的水波纹装饰镶着璀璨的钻石,连表冠也用蓝色与指针呼应,每一个细节成就了高贵,让这只表如一朵完美的白玫瑰。

 卡地亚Santos 100镂空手表,9611 MC型机芯充满法式的浪漫想象力

机芯 一颗爱美的芯

法系表的唯美已经从外形到了巧夺天工的机芯,精巧的零件,细腻的打磨,行云流水般的板路,只是看机芯你也会感叹于它呈现出的视觉美。功能固然重要,美学也不能荒废,法系表注重由内而外的美。“美是各部分之间,以及各部分与整体之间固有的和谐”,优美的机芯显现了各部件之间和谐的关系。美是理性的感性显现,优美和谐的机芯是完美的技艺以艺术美的形式显现。芝柏创制的三金桥陀飞轮机芯就是功能与美学结合的经典,三条平行箭头形夹板,像一幅和谐的图画,据说有着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象征意义。箭头指向两个方向,象征过去和未来。这种独特的设计,不但承担着固定发条鼓、传动轮和陀飞轮的重要使命,还有优美的装饰功能,让机芯超越了单纯的技术功能用途,提升至美学设计层次。这个设计获得1889年巴黎世界博览会金奖,并赢得瑞士纳沙泰尔天文台颁发的一等奖,艺术性与技术性并重让芝柏表三金桥陀飞轮得以名垂千古。像百达翡丽、积家的机芯不但非常重视机芯的研发,还精美得像精雕细琢的工艺品,就有着法系的特点。如果是浪漫的法系表,机器也是带着感情的,法系的表有两颗红心,一颗给了美,另一颗也给了美。

 劳力士新款蚝式恒动海使型,潜水深度可达到3900米

德系 机械美学

象征物:剑
精神:刚强而犀利,冷静而坚韧,坚守着心中的传统。

德国人严谨得像一台机器,他们是“机械美学”的最佳代言人。严密、谨慎的思维方式,让精准成为德国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8分钟的谈话,不会含糊地说是10分钟,两分钟的细节可能就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德国人自己就像是会走路的钟,他们一丝不苟的性格与手表追求精准的本质珠联璧合。德系表简于形精于心,外表简约、洗练,大气的骨架勾勒出男人的刚强、理性足以,准确的计时才是他们更看重的。日耳曼民族的意志坚如钢铁,他们重视的是千锤百炼、百折不挠的品格,手表自然而然也带上了坚固恒久的特性。德系表往往选材精良,做工严谨,品质经得起严酷环境和时间的考验。除了纯粹的德国表,有不少瑞士表也可归入德系。像劳力士虽然创立于瑞士,它的创始人之一德国人Hans Wilsdorf 将日耳曼民族的坚韧性情和严谨态度带入了手表制造中。他们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块防水防尘表“蚝式表”。游泳女星Gleitze曾戴着劳力士防水表横渡英吉利海峡,在海水中浸泡了15小时15分钟,手表分秒不差。后来登山家戴着劳力士登上珠穆朗玛峰,探险家戴着劳力士征服了南极,事实胜于雄辩,德系表不用绞尽脑汁给表换造型,凭着卓越的品质就能征服世人。德系的人用理性制表,选用合适的材料,加以合理的设计,用一丝不苟的工艺,打造实用的功能。精准、坚固、实用,德系表属于追求“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境界的一派。

 格拉苏蒂PanoInverse XL手表,翻转机芯的设计,展露德式机芯的几大特色

机芯 机器人般坚定

德系的机芯零件不像法系那么纤巧精美,但是注重材质,强壮、坚固、耐用,机芯的打磨有着德式的严谨。德系的机芯也许不是唯美派,不会为了美而美,他们讲究的是机械美学:合理的才是美的。德系机芯更多保留着机械原始的美,机芯的外形设计不受传统美学式样的约束,完全是功能要求的产物。因为机械本身就是合乎功能、合乎技术逻辑的构造,合理就是美,朴素不加修饰就是美。德系表正面露出机芯或表背透出机芯的设计并不少见,而格拉苏蒂PanoInverse XL手表不但正面露出机芯,还把机芯翻转过来,让你可以直接从表盘窥视德式机芯的几大特点。3/4夹板、黄金套筒让机芯更坚固耐用。鹅颈式微调让走时更准确,而格拉苏蒂独特的双鹅颈微调,是德系机芯中少数具有装饰美的设计,也成为德式机械美学的经典。格拉苏蒂式打磨、蓝钢螺丝,德系的机芯重视的是精准和坚固,散发出和外形一样朴实、可靠的气息。

 美度碳纤维表盘PVD镀玫瑰金手表

外形 保守+粗犷

和法系表比起来,德系表的外形真的是保守而传统。一旦出现一个经典的设计,他们就能几十年如一日地将此发扬光大。像劳力士的“蚝式表”,万国表(IWC)的飞行员系列,只在设计上稍作改动和修饰,基本上不会大改动。德系表喜欢延续经典款和复古,与喜欢创新、前卫设计的人不同,有人就是喜欢永不过时的沉稳。

 (左)帝舵运动计时表;(右)万国表大型飞行员手表,46.2毫米的大表盘

德系的表没那么多鲜艳的色彩,他们像钢铁一样冷,展现的是男人的刚毅。黑白灰和各种金属的原色是德系表的主要色调,德系表总体是低调而内敛的。你不会看见特别张扬的设计,最多看到的就是钢铁的棱角和粗犷。德系表偶尔出现一点亮色也总是点缀,经常是在运动款上闪现。即便用钻石和黄金去装饰,德系表依然是低调的,可以尊贵但是无需浮夸。德系重视的是外形的功能性和恒久不变的坚固。像万国表的飞行员系列,脱胎于专为军事飞行的侦查员和飞行员设计的手表,风格阳刚硬朗,大表盘清晰易读,一目了然。高对比的荧光时分针及硕大的荧光刻度,无论日夜都能清晰地判断读时,注重功能性。

 北京表春夏秋冬系列的秋之,有着浓郁的中国风情

东方系 兼容并包

象征物:竹与刀
精神:以禅之宁静和士的风骨,去另辟蹊径。

一片樱花飘落进酒杯,宁静得可以听见心跳,武士挥刀切腹,鲜血染红了白衣。竹林里琴声高亢,饮酒论道,一曲《广陵散》后慷慨赴死。东方人有着东方人特有的飘逸和风骨,禅意与激进。不同于西方人的浓烈色彩,东方人可以用黑白两色勾勒出清冽静美与决绝傲骨。虽然在钟表上起步比西方晚很多,开始于对瑞士、德国等地先进制表工艺的模仿、学习,东方人靠着自身浓厚的文化底蕴,开辟出一条独特的道路。

像中国表、日本表,在外形、机芯结构上仍然能看出瑞士表的影子,但是本国自身独特的文化让你很容易将他们同法系或德系表区分开来。中国文化的沉稳大气、百花齐放,日本文化的细致与激进并存,制表者自身的文化内涵和价值观,自然而然地影响了他们的制表理念和制造出的手表。宁静的茶道、古老的和服与街上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青年都属于日本,日本人勇于接受西方的先进科技和思想,但是又永远保留着自己的坚持。他们善于利用新的科技,70年代日本手表带动的石英表潮流,给钟表业带来不小的冲击。中国人心灵手巧、善于钻研,中国人造的珐琅表细腻入微,外形上中国味浓郁,从机芯方面,中国人也已经掌握了陀飞轮、三问、万年历等复杂结构,制作出来的手表已经在巴塞尔钟表展向世界展示。

 飞亚达“神州七号”舱外航天服表特别珍藏版,有航天表独特的未来感

外形 未来+禅风

随着科技和社会的发展,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不断地交流融合,东方人的文化更加多元,思想更加丰富,生产出的手表也是矛盾而多样的。你既会看到像法系表一样精美的外观,也会发现如德系表一样粗犷的设计。而东方人内心的禅意和东方精神,也给手表的外观设计增添了一些独特的亮点。像中国画能用黑白两色展现山水、天地的一切意境一样,一些东方设计师能用单纯的设计,给手表注入东方人的灵魂。中国表则将中国文化的象征物引入表盘,梅兰竹菊、游龙戏凤、、鸟巢……用最直观的方式向世界传播着东方文化。

 (上)西铁城光动能日历表,改变了通过表盘吸收光源的形式,成功地实现了通过表圈吸光;
(下)精工Spring Drive 计时表,兼容并包的机芯难以归类

机芯 科技改变未来

东方系没有法系和德系那样悠久的制表传统,也没有传统的束缚,他们更善于利用新的科技,开辟新的道路,日本表是其中代表。70年代日本表带动的石英表潮流,给钟表业带来不小的冲击。石英表走时准确,但是电池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日本人继续开发新的技术,采用不污染环境的新能源,去建造一个更纯净、可持续发展的世界。西铁城推出“光动能手表”,将光能转换成电能,而且蓄电池中没有使用汞、镉等有害金属。精工的Kinetic(人动电能)手表,佩戴者摆动手表就能储存电能。日本表善于将新科技运用到新开发的机芯中。西铁城超级空中之鹰光动能电波表,可接收电波信号,佩戴者在进行跨时区旅行时,只需选择所在城市的名称,手表就会自动接收所在地的电波信号,调整为当地时间。精工推出的Spring Drive手表,有独一无二、难以归类的机芯构造,手表虽然几乎具有传统机械表的所有特性,却不需要像传统机械表那样的擒纵装置。

东方系在慢慢壮大,但是法系和德系在高端钟表中的强势地位仍难以撼动。东方系能否后来居上,用高科技去打破高端钟表现有的格局,我们拭目以待。我们期待着手表业中的开拓者,将新科技和新理念引入到制表业中,慢慢推开通向未来之门。

Similar Posts